水兮兮兮兮兮

已开学,糊了,热糊的

活着吗,重在参与

岁月静好,一起养老



我是水兮。

已开学,人生如咸鱼。

家中有两只很皮的猫。
名字分别是胖黄和小黑。

偶尔会晒照片。

女儿:莉塔(Rita)

目前主要是APH/宝石/VC.

头像背景皆来自网络。






眼睛重度疲劳

【APH】大家只是在日常逗比而已

好甜!

APH的各种东西:

死亡三十题的虐题甜写尝试


题源网。
写甜强说虐系列。
tag太多懒得打
雷某对的cp向的话可以看作友情向。全文基本没有任何恋爱要素。
cp向均为攻受无差。
以下组合含有cp向:亲子分、中立兄妹、味音痴、花夫妇


——————


1.窒息
安东尼奥喜欢拥抱,越是喜欢的人,他的双臂就收得越紧,拥抱的时间就越长。
某天,罗维诺又一次因窒息而陷入休克状态。


2.校园枪击事件
“砰——”枪声。
“就算是上体育课也!不!许!碰!我!妹!妹!”伴随着枪声的大吼。
“卧槽谁允许瓦修把枪带出他的社团的!”


3.过敏
“亚蒂,你看,我为你种了这满园的玫瑰。看,还有那里,火红的梅花。快看!这是多漂亮的大丽菊!还有这康乃馨……看吧亚蒂,你看这些本无法一同开放的鲜花——呃,你为什么不进来?这可是只有hero才能创造的奇迹,你居然不动心吗?”
“抱歉……我花粉过敏。”


4.多余的人
“呐呐,路德!哥哥说我对你来说是多余的,呗……你真的这么想吗?”
“啊?不会啦……虽然说确实总添麻烦,训练不好好做,遇到困难就只会立刻求助,半夜三更总跑到我床上……”(唠叨)
“那也就是说路德喜欢我吗?”
“……还有平时总是‘呗~’这样叫着有点意义不明,武器居然不优先要求威力,不愿意战斗只喜欢逃跑……”
“呗……?”
“果然还是有点多余吗?但是加强训练的话应该可以改过来?嗯……三倍……不,五倍吧。等等,费里西安诺!别跑,站住!训练!!!”


5.失控的示爱
“我爱你。”弗朗西斯对着大厅里的柱子深情凝视。
“哟,弗朗,你终于烧坏了脑子,准备日柱了?”基尔伯特拍拍弗朗西斯的肩。
弗朗西斯立刻转身,抓住他的手,深情凝视基尔伯特的红瞳,紫罗兰的眼睛里泛着水光,“我爱你。”
基尔伯特一阵恶寒。
“咦?你们在一起了吗?恭喜啊~”安东尼奥看热闹不嫌事大,凑过来咔咔拍照。
弗朗西斯立刻窜过来抓住他的手(和手机),对着橄榄绿的眼瞳深情凝视,“我爱你。”
安东尼奥一阵恶寒。
亚瑟先生深藏功与名。


6.明明己经把毒药换掉了啊
弗朗西斯为了报复亚瑟对他施的告白的魔法,决定好好折腾他一把,把亚瑟家里的低度白兰地换成了兑消毒水(清洁用)的白开水。
等到亚瑟开始折腾人时,弗朗西斯才发现,自己拿错了瓶子,白开水里兑的是高浓度的医用酒精。
(顺带一提,亚瑟因为送医及时没有出问题,而弗朗西斯被亚瑟追着打了二十条街。)


7.狩猎游戏
“所以是谁偷了万尼亚的伏特加呢?”伊万举起了水管,开始深入调查以阿尔为首的西方人团体。
站在伊万背后的耀和菊偷偷打了个酒嗝。


8.心血来潮换了某物出门
“安迪,我觉得我们有必要买几套情侣衫,亲子衫也可以。”弗拉维奥穿好安德烈的外套。
“嗯?”安德烈穿着弗拉维奥的衣服,瘫在沙发上,从嗓子里挤出了一个音节。
“这样,下次再因为打赌输了而换穿对方的衣服出门时,我就不用嫌弃你的穿衣品味有多糟糕了。”
“哦。”安德烈应了一声,“比起那个,我觉得我们可以也选择再也不出门。”
“你想烂在家里吗?”
“我赞成。”
“赞成个鬼嘞!”


9.擦肩而过
某天,罗维诺在街上与某人擦肩而过。
反应过来那张脸是谁时,罗维诺惊恐地打开了手机。
“笨……笨蛋弟弟,爷爷他好像诈尸了……”


10.脑内
“喂,混蛋,你是脑子进水了吗?”
“才没有啊!罗维好过分,亲分脑袋里进的当然是你!”


11.另一个人格的消失
“你好。”费里面无表情地对路德维希打招呼,“我讨厌你。以前喜欢你的那个家伙已经被我杀死了。”
“我不会喜欢你这个土豆混蛋的,也不会理会你的训练计划。”费里面无表情地说。
“我不会再随便在pasta和pizza里放那么多香肠,也不会……呗……稍等一下哦,我看一下台词。”费里拿出小条并表示板住脸太累先休息一下。
路德表示他胃疼。


12.失踪
一战后,阿米失踪了。
一个自称世界的hero的(并不)奇怪的年轻人出现了。
不愿透露姓名的眉毛很粗先生表示他的心碎了。


13.怪力乱神
王耀劝诫小菊和伊万远离怪力乱神。
第二天,阿尔发现东国三人都对他退避三舍。


14.街头械斗
【蛇精病预警】
“砰——”花园里响起一声巨响。
王耀吹了吹自己手里柱状物冒出的并不存在的烟,冷笑道:“再见了,小混蛋。”
本田菊有些不甘地捂住嘴,倒下。
伊万冷漠地看着王耀,抱住了小菊,“你赢了哟。作为奖励……”伊万从自己背后拿出了装满液体的圆罐,“万尼亚不介意和你们一起葬身在硝酸甘油爆炸的火焰里。”
“咚——”又一声巨响。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黑塔精神病院的重症病人们携带大量清洁工具集体出逃监管区,请各位医生警告轻度病人注意规避,等待医生处理。重复一遍,黑塔精神病院……”


15.俄罗斯转盘
王耀有一个特别漂亮的转盘。
某天,他发现转盘上被画了一个Q版的伊万的卡通头像。


16.防范自杀
“罗维,不管你说什么亲分都听你的。”
“我要是让你自杀呢?”
“我会提前做好准备,为了永远有人照顾你而制止自己自杀的。”


17.占有欲
瓦修拒绝把妹妹交给任何人,除非是看起来能稍微安全一点的、诺拉承认的好闺蜜。他对妹妹照顾非常周到,并且亲自帮助她处理事务怕她出错或累到。
瓦修拒绝承认他是妹控。
诺拉很喜欢去了解她所不知道的瓦修的另一面,了解他遇到她之前的事。她喜欢和瓦修待在一起,因为对她来说,和瓦修有关的一切都很可爱,都很有吸引力。
诺拉不想承认她是兄控。


18.一墙之隔的你消逝殆尽的生命
罗维诺背靠着房门,有些悲伤地抬起头。
“我真傻,真的,早在阿尔弗雷德邀请我们来亚瑟家时,我就该料到这种事的。”
门后,阿尔弗雷德把一块深棕色的司康饼塞进安东尼奥嘴里,“你安心地吃吧,至少亚蒂这次做出来的已经不是黑色了,进步很大不是吗?”


19.嫁祸
(学院au)
校长王耀冷着脸把基尔伯特、弗朗西斯和安东尼奥三位老师叫到面前。
“昨天晚上,我发现某人偷偷把校外的女孩带进宿舍。”王耀指了指桌上最左的物件,“然后我今早检查时在基尔伯特的单人间的垃圾桶里发现了这个用过的安全套。”
弗朗西斯别过头躲过了基尔伯特谴责的目光。
“然后,凌晨一点,有人举报男寝楼下有人戴着头套偷了清扫间的拖把唱摇滚。”王耀指了指桌上正中间的物件,“然后我今早在安东尼奥和请假的罗维诺的双人间里发现了这个头套。”
基尔伯特别过头躲过了安东尼奥谴责的目光。
“最后,今早在检查宿舍之前,我在学校艺术区发现有人曾在昨晚对学生雕刻的某位老师的雕像作出不雅举动。”王耀指指桌上最右的物件,“经查,弗朗西斯房间的抹布上留有的白灰,和罗维诺老师的雕像上被蹭掉的白灰完全吻合。”
安东尼奥别过头躲过了弗朗西斯谴责的目光。
王耀看着他们三个心虚的样子叹了口气。“你们三个不仅犯错,犯完错还试图找人背锅,现在勒令你们三个赶快买房,今天之前从学校宿舍搬出去。还有,这个月每人扣两千工资,给被你们蹂躏的学生们改善生活。”


20.计算错误
(接19)
安东尼奥数着积蓄叹了口气。
“说真的,耀他是不是算错了?咱们三个的积蓄加在一起也不够买下合适的房子的首付,咱们最好的选择是租下小菊出租的学校家属楼的那套房,性价比高,拍板快,而且在支付能力内。等明后年,咱们就可以从他手里买下来。”
弗朗西斯拍拍安东尼奥的肩膀,“这就是计啊,他们是打定主意要赚钱的。看来哥哥我免费蹭宿舍的计划是行不通啦。”


21.不该让他知道你
安东尼奥后悔说出口,他不该告诉他的朋友们,罗维诺种了几盆一看就很美味的番茄。
现在他要怎么面对失去了番茄的罗维诺呢?


22.冰箱
罗维诺的冰箱里有个秘密。
趁着家里没人,罗维诺偷偷打开冰箱的冷冻柜。
巧克力色的头发,小麦色的皮肤,还有点了蜜的橄榄绿的眼睛。依稀可以看出安东尼奥的样子。
“嗯……这次吃掉左半的大脑吧……这次是准备了燕麦牛奶和番茄甜酱的雪糕,应该挺好吃。”罗维诺把那一部分的雪糕舀出来,然后把那个自制的等比例超大号甜点放回去继续冻着。


23.蓄谋己久
(接22)
安东尼奥花了很长时间才完成了他的计划,成功把罗维诺从家里支了出去。只剩他一人,安东尼奥终于可以看看罗维诺家的冰箱里究竟藏了什么。
当看到被吃了一半而惨不忍睹的、神似自己的冷甜品时,安东尼奥为自己旺盛的好奇心感到后悔。


24.殉情未遂
(接23)
后来,安东尼奥向罗维诺表示抗议时,除了一个头槌,还得到了一个同款式的罗维诺冷甜品。两人一起把剩余的安东尼奥和新做的罗维诺吃完了。
安东尼奥表示真好吃。


25.如果没有转身就好了
(接24)
那天,费里西安诺看到两人吃东西,本来是想要凑过去一起吃的。
“罗维,这个好好吃啊!你是浇了巧克力味的冰壳吗?”费里西安诺看到沙发上背对着自己的安东尼奥举起了一块森白的东西。有点像……骨头?
“才不是,那是打过重冻的冰沙,我用了特制的果汁入味。”罗维诺举着小盘里也有一大块血红的东西,夹着几丝米白色,有点像生肉。
费里忍不住后退了几步。
“脑浆呢?”
“脑浆是雪糕。雪糕里主要是牛奶,你的是燕麦和芒果的,我的是柠檬和巧克力的。你的那个水的比例比较低,要更绵软香浓一些……”
事后,听说那是哥哥罗维诺的特制甜品,费里有点后悔自己那天转过身拔腿就跑。


26.色盲
“笨蛋弟弟,我们来做个家务计划表吧,紫色
色是你,红色是我。”
后来,费里发现罗维诺从来不做家务。
“没办法嘛,你画图用的是红色和紫色,可是我是红绿色盲啊。


27.弄假成真
半夜,路德维希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呗,路德,我预言,很快就会有一个锅飞来扣在你背上的!”
路德维希有些莫名其妙地听见对面的费里已经挂断电话。
一小时后,被摆成了俯卧睡姿的路德维希被背上的锅和费里西安诺的重量压醒。


28.直至死亡将我们分开
“我们不会轻易死亡,而死亡之前,每一次都只是短暂的别离而已。”
“我会带着胜利回来呀,所以呐,别哭了,好吗?”


29.疼痛体验
伤痕是苦难的证明。每次看见安东尼奥身上的伤,罗维诺都觉得心脏被什么抓紧。
——就像爷爷那样,他在征战,在逞强,在受伤,并且随时可能迎来灭亡。临近崩塌溃散的辉煌令人恐惧。
而他给了不安的他一个拥抱。
“别怕呀,伤可以痊愈,而罗维诺是个有魔法的孩子——你可以让伤结痂,然后消失啊。”


30.不死
罗维诺推推坐在旁边看电视的安东尼奥。
“今天,我被问到了对永生的看法。”
“也是呐,永生什么的,咱们也算是不死的存在呢。你怎么看?”
“比起我,你怎么看?”
“唔……活在当下?”
罗维诺愣了愣,然后忍不住哈哈大笑。
变相的永生中有着无数的苦难。而他们正因为体会过痛苦,才能更好地品味幸福。


———end———

评论

热度(98)

  1. 水兮兮兮兮兮APH的各种东西 转载了此文字
    好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