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兮兮兮兮兮

已开学,糊了,热糊的

活着吗,重在参与

岁月静好,一起养老



我是水兮。

已开学,人生如咸鱼。

家中有两只很皮的猫。
名字分别是胖黄和小黑。

偶尔会晒照片。

女儿:莉塔(Rita)

目前主要是APH/宝石/VC.

头像背景皆来自网络。






眼睛重度疲劳

【童话黑塔】所以耀哥眼睛里到底有啥


本文又名《论极东和极北的差别》。
⚠️极度ooc预警!⚠️

是人类设定的架空世界!
看标题就知道,这是一篇有关亚细亚家族的日常的欢乐向文。
我又开坑了2333333333333
掺了点极东进去。
好吧其实大部分都是亲情向_(:3 」∠)_
希望你们能喜欢!

对了,童话黑塔是一个有关各种虚构童话或者地区的黑塔同人系列【废话


-

-

-
-
-

-
-
-






曾经在这世上有一座城市叫极北城。城如其名,它处于世界的最北边。理论上来说只要一直向北走你就能抵达那儿,然而并不能。地球是圆的,无论再怎么走,你都只会回到原点。





幼时的我和兄弟姐妹们缠着兄长将这故事在睡前讲了一遍又一遍,每讲完一次我们都要问兄长“怎么才到达极北城?”兄长的回答永恒不变:“在有生之年你是到不了的。”
我从不关心为什么是“曾经”有一座城市叫极北城。几乎所有睡前故事的开头都是“在很久很久以前……”不是吗?然而当我真正意识到的时候,兄长已经不在了。










记忆中的兄长是一位温柔的年轻人,他的脸上总是挂着笑,抱着最小的妹妹林小梅时会轻轻哼着歌谣,眼睛是稳重的黑色,深沉的、平静的、没有波澜的黑色。仿佛从出生的那一刻起,兄长就一直陪伴着我们。我们的家在世界的极东,这是兄长告诉我们的。稍大一点时我已经分得清东南西北,也知道从南到北和从西到东才是最遥远的距离。
极北城离我们并不是那么远。




后来有一次,我的哥哥王濠镜终于提出了一个不同的问题:“极北城里住着什么样的人啊?”兄长笑着说:“住着些不是人的人。”
不是人的人,那是什么啊?人本来就是人,人不可能是树上的鸟儿,也不可能是家里的饭桌。那时我尚且年幼,包括其他三个孩子在内全不知这是什么意思。睡前故事结束了,我们要睡觉了。
明天醒来后,又是新的一天。

十五岁那年我和兄长吵了一架,晚上我赌气似的闷在房间里不吃晚饭。兄长敲了敲门,见我没有回应,他又敲了一遍门。敲了五下后,他说:“小菊,出来吃饭。”
我依然没有说话。那天晚上我没吃饭。
从那以后我和兄长的关系越来越疏离,像是蝴蝶脱茧。原先兄长的关心突然就化为没日没夜的唠叨,我实在受不了。于是,十八岁时我一过完生日就迫不及待地远离了兄弟姐妹们。
现在,我参加的是兄长的葬礼。












兄长生前病情恶化时我才赶到他的身边,见了他的最后一面。兄长在最后的时刻睁开眼睛,他看着我。
兄长的眼睛真的很好看。是稳重的黑色,深沉的、平静的、没有波澜的黑色,还抹进了一丝苍老。我突然发现,从此以后,我再也看不到他的眼睛了。我的眼晴是黑色的,但不是兄长的那种黑色;世界上所有的中/国人和日/本人眼睛的颜色都是黑色,但兄长眼里的黑色,再也看不到了。
兄长笑了。
不是咧开嘴的大笑,也非皮笑肉不笑。
是浅浅的笑容啊。
他的嘴角勾起了一点弧度,而后,慢慢的消失了。
兄长眼里的光也没了。
我帮他合上了眼睛。










曾经在这世上有一座城市叫极北城。城如其名,它处于世界的最北边。理论上来说只要一直向北走你就能抵达那儿,然而并不能。地球是圆的,无论再怎么走,你都只会回到原点。
只要你还活着,就到不了极北城。
极北城里住着不是人的人,兄长现在也住在那里。

END.

评论(2)

热度(15)